当前位置:大书包小说网 > 军事科幻 > 霍桑 > 第二百七十九章 笔迹鉴定& 现场查证
打开书架 添加书签 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第二百七十九章 笔迹鉴定& 现场查证

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→
数据在整理中,请期待

刘福寿听了焦君牟的话,知道自己处境堪忧。

不怪别人,只怪自己眼睛瞎,小看了焦君牟的实力和能力。

一个南京过来的军统,混迹染缸,从里到外早就黑透了。

他吓得哆嗦。

躺在地上的朵云手里有枪,而且死得不止一个人。

团伙杀人,有武器,证明他们隶属于某个组织。哪个组织,刘福寿心理明镜一般。

谁有几斤几量,彼此都知道。

焦君牟向姜京开战了。

当务之急,他必须选择。

“谢谢焦大队长,卑职一定尽心尽力,不辱使命。”刘福寿尽管尴尬,还是厚着脸皮说完这段话。

“去吧。”焦君牟微微一笑。

在二团的地盘上,从今开始,高枕无忧。

刘福寿在程之林鹰眼的监督下,把朵云的房间一寸一寸的搜了一遍,最终只搜出一件有用的东西,信。

“程副官,这有一封信。”刘福寿讨好的递过去。

“刘团副,一起看。”程之林没有伸手,而是示意刘福寿自己打来。

有刘福寿当见证人,一战区程长官不得不信。

刘福寿打开这封信,并肩和程之林站在一起,一同浏览信件的内容。

越看,刘福寿越觉得胆战心惊。

信上的字,他熟悉,估计很多认识姜京的人也熟悉,就是姜京的字体,尤其是六点的六字,最有一捺特有的往回收的一个小勾,是姜京最自豪的姜体独有的。

字,的确好看,但也要毁在这个好看上了。

“刘团副,这份信的署名是姜字,据你看是谁写的呢?”程之林不动神色的问。

“像是,像……”刘福寿结结巴巴,不敢往下说。

“是谁?”程之林沉脸问道。

他的级别低于刘福寿,但阴鸷冷森,让人不寒而栗。

“像是姜京姜团长。”刘福寿小声回答。

程之林步步紧逼:“你确定?”

刘福寿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霉,我特么确定什么?不明不白被你们算计了,你们想要什么结果自己去找,偏偏要我说出来,什么东西!

“你确定!”程之林这次说的,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。

刘福寿闭一眼,狠了心:“确定!”

他不说有人说,与其让别人立功,还是自己立吧。

“走,陪着刘团副去姜团长那里。”程之林满意的下令。

一句话,刘福寿为主,他为次,跟着刘团副干活。

一行人拿着信,凶神恶煞闯进姜京办公室。

“你们干什么?没大没小的。”此时的姜京被刚才传来的一阵乱枪声搞得心烦意乱。

特别是他的副官,囫囵吞枣地向他报告打听来的消息,不全面、不细致,遭到他的劈头痛骂。

“姜团长,麻烦让在一边,我们执行公务。”程之林的枪闪电般顶住姜京的脑袋。

他的手下,用同样办法控制住了姜京的副官。

“谁的命令?我要看手谕。”姜京斜眼盯着刘福寿。

他的同伙,应该给他暗示。

但是,刘福寿看都没看他,讨好的眼神时而飘过程之林看着姜京的眼珠上,手脚不停的麻利的翻箱倒柜。

办公室翻了一个底朝天,一无所获。

刘福寿冲着程之林摇头。

姜京瞬间来了精神握住,他抬手握住城之林的枪口,阴阳怪气的说:“兄弟,在一战区的地盘上这种动作不太友好吧?”

程之林傲然回答:“在一战区地盘上,在华夏所有的地方,都没必要对汉奸友好!”

“啧啧啧,有骨气!可惜了,我也是有骨气的人怎么办?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汉奸?”姜京在刘福寿没有搜到证据之后,飘了。

怎么可能有证据呢?

根本没有可能。

“继续。”程之林终于正眼看了一次刘福寿。

刘福寿受宠若惊,在姜京的怒骂声中推开他紧邻办公室的卧室的门。

程之林示意自己手下跟进去,监视刘福寿的一举一动。

刘福寿暗中叫苦,他想保留一点对姜京忠心的梦想彻底破灭。

“既然没办法维护他,不如彻底毁灭他。”刘福寿狠下心肠,为自己打算。

他的搜查,以快速找出把柄为最终目的。

焦君牟事先准备好的信,在卧室镜子的夹层被翻出来。

刘福寿大喜过望,失声叫道:“找到了。”

声音传出来,姜京胆战心惊,同样失声喊道:“你找到什么了?”

程之林和善的说:“姜团长,请吧。”

他的手,狠狠扭住姜京,推着龇牙咧嘴的他,走向已经准备好的会议室。

二团会议室,所有排级以上军官因为不知名的原因,在会议室集中。

焦君牟的阴损,在于他要在公开场合,利用舆论导向,给姜京造成汉奸的既成事实。

当程之林把姜京押解到会议室隔壁的一间空屋子时,焦君牟和这时进来的刘福寿,首先在军官中传阅朵云屋内搜到的信件。

军官当中,绝大多数见过姜京的字体,有多人还熟悉他的字。

“是姜团长写的。”有人举着信,义愤填膺的说。

不是每个人,都想当汉奸。

“你确定?”焦君牟平淡的问。

“确定,我们几个都见过姜团长的字,没想到他是汉奸,败类!”

“报告焦大队长,您来的时间不长,没见过姜团长批示的公文,就是这种字体,他曾经很得意的称之为姜体,绝对没错。”

焦君牟暗自冷笑。

姜京,你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。

“来人,把姜团长请来。”

请,很给他面子了。

最后一次。

程之林跟在姜京身后,隐秘的把枪藏在一个公文包后,看起来是陪着姜团长刚从外面回来。

“姜团长,兄弟们浴血杀敌,舍生忘死,就是希望早一天把Rb鬼子赶出华夏,请问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质问的下级军官是被焦君牟收买的,况且又是在程长官亲自任命的锄奸队里,他的表演肆无忌惮。

“对,姜团长要给我们一个交代。”

人,最怕被煽动,冲动的怒火一旦煽动起来,难以扑灭。

姜京瞪着眼,骂道:“nnD,出什么事了?拿老子出气,昂!”

“这是什么?”那个军官拿着信,走到姜京面前,举起来,让他看。

“我写的?”姜京自己看着字也觉得很熟悉,不由自主说了这么一句。

瞬间,他反应过来了,激烈的反驳:“不是我写的。”

那个军官冷笑道:“先承认后否认,姜团长就是比我们聪明。焦大队长,卑职有个不情之请,能否把姜团长批阅的公文拿出来对照一下笔迹,让在座的每一位都看看。”

焦君牟沉吟一下,悲壮的说:“各位,大家都知道我不是这里的主官,没有这个权限,但是为了为国除奸,本人不惜以项上人头承担责任,绝对秉公处理,不徇私情,不冤枉好人。来人,去档案室,拿出姜团长批示过的文件。记住,凡是涉密的一律不许动。”

他的手下早有准备,只等下达命令,立刻动手。

很快,档案室的档案员报来三摞文件,都是平常能够下发到连队的,随意摊在桌子上,供在场军官自由对照。

“看明天这两个字,一模一样,天着一捺上的勾,只有他这样写。”

“六点的六,也是。”

从朵云屋子里搜出的信,在每个人手里传阅,所有人都认定一个事实,那份欲置焦君牟于死地的信,就是姜京写的。

绝对不会有错。

“焦大队长,请问这份信是谁搜出来的?”有人举手提出疑问。

焦君牟没有回答,他的目光落在刘福寿身上。

刘福寿向前迈出一步,霸气的承认:“是我。”

对姜京心存最后一点希望的部分军官彻底愤怒了。

刘福寿和姜京是什么关系,所有人都知道,他出面搜查,背后的寓意很清楚,姜京投敌证据确凿,铁板钉钉。

“姜京你特么是个卖国贼,该杀!”平常对他有怨气的人终于找到报仇的机会。

“这件事应该慎重一点,再仔细调查调查。”姜京的心腹不敢公开制止,还是想办法和稀泥。

从头到到尾不明所以的姜京此刻恍然大悟。

“焦君牟你个王八蛋,你和夜色串通陷害劳资。”姜京想起夜色让他写的那份证明,特别让他写的六天的六字。

夜色肯定已经把那封信交给焦君了,否则,焦君牟根本无法拿到一切有他笔迹的东西。

“姜京,别邪乎,一个大老爷们,自己做过的事要敢于承担,别特么的当孬种。”焦君牟继续刺激他。

“现在去平阳镇警察局,夜色肯定已经不在那里了,你们串通陷害我,我不服。”姜京跳着喊叫。

“夜色?这件事和夜色有关么?他被我派出去至今未归。这件事在座的人都知道。”焦君牟面向在场的军官说道。

“平阳镇离这里不远,去那里看一下,对谁都公平。”有人提议。

“姜团长什么意见?”焦君牟把选择权交给姜京。

姜京抓住机会,立刻回答:“我同意,要是夜色现在还在平阳镇警察局,我什么都认了。不过,从现在开始,这里的

任何人不能离开,万一有人给那边通风报信怎么办?”

他为自己的小聪明得意。

焦君牟,等查到夜色离开平阳镇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

“来人,封锁二团驻地,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开。”焦君牟下达第一道命令。

“是。”

“刘团副,你带领一名我的手下、一名姜团长的手下、两名任意挑选的军官、两名士兵,现在开车赶赴平阳镇,查找夜色的下落,电话报告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现在,我当着大家的面,包括姜团长的面,给程长官电话汇报此事,等候程长官命令。”

焦君牟说完,走到墙角一张桌子边,拿起上面的电话:“喂,接第一战区程长官办公室。”

他要在最短时间内,把这件事弄得天下皆知,让程长官骑虎难下,永远不给姜京翻案的机会。

如他所料,被公之于众的事件,程长官表面上比任何人都会更加严肃公正的处理。

“君牟啊,证据确凿么?”程长官拖着官腔,无可奈何的问。

姜京是他的心腹,他想保。

“报告长官,物证确凿,现在还在继续查证,先向您报告一下。”焦君牟把自己摆到很为长官着想的位置上。

“怎么证明他和Rb人勾结了呢?”程长官提出第二个问题。

“我这里有从您给的汉奸名单中,一个叫林承恩的家里搜出的Rb间谍写给他的信,对照过笔迹,和从姜团长卧室里搜出来的一样。”

万军拿回来的从林承恩家里搜到的信,很多人见过,都能证明是真的。

再和姜京卧室里搜出的信一对比,还是一模一样。

夜色两封信的作用,彻底定了姜京的罪。

“不对,你撒谎,信是假的。程长官,焦君牟欺骗您。”姜京猛然发现自己早就被焦君牟设计了,这个陷阱挖的太深、太久,以致他无从察觉。

军统的手段,太渗人了。

程长官隐隐从电话里听到了姜京的喊声,他心中暗骂,笨蛋!傻瓜!这时候喊叫有屁用,他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包庇他么?纯粹给他找事!

“君牟,你听着,你现在是锄奸大队的大队长,我授权你全权处理和铲除汉奸有关的一切事宜,只要证据确凿,无需请示,事后上报一份材料即可。”

“是!”

“不过,凡是谨慎,务必证据齐全,如果出了纰漏,我一样惩罚你。”

“是!”

焦君牟挂断电话,拿到尚方宝剑的他,有了十足的底气。

如今,他只等一个电话了。

平阳镇警察局。

冯浩第三次溜到十九号大牢门口,开导加哀求:“夜大队长,出来吧,你在里面耗子,我心里不得劲。”

站在门口抽烟卷的夜色摆摆手,好奇的说:“冯局长,你住过大牢么?”

“没有,这辈子不想住,下辈子也不想,下下辈子都不想。”冯浩摆手。

什么破地方!

“我以前经常审讯犯人,生平第一次蹲大牢,感受颇深,你再让我呆一会,等我那两个兄弟查完了,我们一起走。”夜色早有准备,在他们的身份彻底暴露后,他派李泉和万军以调查户口为名,名正言顺进了户籍室,查阅汉奸户籍资料,拖延离开平阳镇的时间。

任何问题和风险,他都需要提前考虑进去。

“报告。”混日子出现在冯浩身后。

他现在已经是一名探长了,在姜京走后立刻被冯浩提拔起来的。

“什么事?”冯浩胆战心惊。

刚走了姜京,难道又换鬼子来了?

“局长,二团又来人了。”

“怎么又来了?还是姜京,就说我不在,你爱怎么滴就怎么滴吧,”冯浩抬腿想溜。

“不是,他们只是要求看看夜副大队长在不在这里。”混日子看了一眼夜色。

“这么简单?没别的了?”冯浩不相信。

“是。”

“带他们进来。”冯浩死里逃生一般。

刘福寿带着六名手下走进大牢,远远就看见夜色立在牢房里。

“完了,姜京彻底完了。”所有人只有这一种想法。

“刘团副,我要看看夜色身上有没有姜团长写的那封信。”姜京的心腹垂死挣扎。

“信?什么信?”夜色听见后,慌乱的反问。

冯浩摇摇头,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,跟夜色玩?

玩死他。

那人惊喜,语气不由自主的狂横起来:“刘团副,他身上没有信,只存在一种可能,夜色陷害姜团长,马上请你打电话,让焦大队长释放姜团长。”

感谢所有订阅的朋友们,感谢@大盗草上飞、Z月影微澜、涪江江亲的推荐支持!

7

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→
推荐小说 添加书签 书架